为修高速公路 他夜夜和混凝土“较劲”

2021-02-21 17:59 来源:北京日报

打印 放大 缩小

109国道新线高速公路十一工区,试验负责人徐磊在测试混凝土。本报记者 王海欣摄

  门头沟山里的夜是寒冷的。披着双层羽绒服,徐磊仍需要抱着肩膀,跺着双脚保持体温。已经是深夜两点,可国道109新线高速公路十一工区内,十几位工程师仍没有休息,他们在等待下一车原料的到来,徐磊正是其中之一。

  “我是十一工区的试验负责人,每车原料是否合格可用,都要经过我的把关。”徐磊说,常人眼中平淡无奇的混凝土,恰恰是他每天都要较真儿的对象。熟练地爬上三层楼高的搅拌站,看着刚刚运到的土从漏斗中漏出,他铲了石灰,就地搅拌。

  别看只有两分钟,他的腰始终保持60度左右的弯曲。添灰、添土,不错眼珠地盯着。看到石灰将土包裹严密,徐磊眉头微微展开。掏出手机拍照、记录,这才想起直腰。只见他一手托腰,一手叉腰,轻轻直起,咬了一下嘴唇。

  “有点酸,刚开始还好,一会就更费劲了,每一车来料,都得爬上爬下十几次,通过搅拌观察灰土的包裹程度。”徐磊说,有一次,他深吸三口气,花了半分钟才直起腰来,浑身像电打的一样疼。

  接土拌灰只是生产控制的第一道关。每天来料时间不固定,熬夜对于徐磊来说是家常便饭。完成第一步后,他还需要将这些混凝土抽样做成试块。

  熟练地将混凝土注入模型内,像糕点师一样将溢出的部分抹平,送入标养室。经过这个大“烤箱”的烤制,试块将在六个小时后成型。

  “我一般会定三个闹钟,生怕睡过了耽误取试块时间。”无论是清晨还是黑夜,不管眼皮打架多厉害,徐磊都要在第一时间取出试块,进行压力检测。只有抗压值在34.5兆帕以上的才合格。

  为了在试验时保持清醒,徐磊的口袋里总揣着风油精。赶上夜里检测,他就把瓶口对准鼻子猛吸一口气,呛醒自己。

  “工期紧,任务重,这些原材料都要作为桥梁桩基,只能这样高强度地干。”徐磊说,从来到十一工区到现在,已经有半年多了。虽然家在河北,想见到父母妻儿只能通过微信视频“云见面”。

  只要没有紧急任务,每晚八点是雷打不动的视频时间。徐磊十岁的女儿小雨每天都问他,什么时候回家,吵着让爸爸带她去西柏坡玩。

  在视频中看见女儿期末考试得了双百,徐磊哭了。为孩子的努力上进感到欣慰,也为自己的缺席感到歉疚。

  “没事,家里有我,你踏实在项目上过年吧,年三十儿的时候咱们一起视频吃饺子。”妻子的话温暖着徐磊的心,转头擦去泪水,他用笑脸结束了和家人短暂的“见面”。

  和徐磊一样,十一工区的工程师和工人师傅都要在项目上迎来牛年春节。项目部相关负责人说,国道109新线高速公路(西六环路-市界段)为京西地区第一条高速公路,对促进京津冀区域交通一体化发展具有重大意义。投标工期要求土建2023年5月底完工,工程量大,有效工期短,工期压力大。为了让大家安心过年,项目部早已准备好了丰富的食材,只等大年三十儿,一起吃一顿热气腾腾的年夜饭。(记者 张骜)

责任编辑:王军